甫四

深渊【一】

凑合看吧。想表达的有点多,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 阿向在失去意识之前,恍惚从一线中看到双黑皮鞋,擦得锃亮,反射的光有些灼眼。
        再等他醒来,身下却是坚硬且刺人的岩石,他发现自己被置于一间山洞里,只有微弱的光透进来,勉强可以看清东西。他摸到一盒火柴和几盏煤灯,木棒划过火柴皮蹭出些火药味,跳跃的火光靠近墙体,岩石露出了被凿出的痕迹。他顺着墙体走了一圈,发现有一部分的墙体比其他部分更薄,但并没有薄到一拳就能击碎的地步,可这山洞里除了煤灯和火柴,...

以后这个号不会再更同人啦,之后偶尔发一点自己写的随笔或者是文章什么的,不喜欢纯文学的话就取关吧。
谢谢各位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予我信心,非常感谢。

我的三崽崽崽崽崽崽

Fusannn:

第一次发

【原耽】狱(二)

我曾经问过他家里的近况,他一开始没有说,后来慢慢慢慢告诉我了。
彭明没有什么背景,父母都是老一辈的教师,桃李满堂。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,尽管想尽办法想要让他喜欢上异性,可没有一次成功过,渐渐地,他们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    他也不强求什么,彭明经常听到上了年纪的人说这条路不好走,他却想,如果连自己喜欢谁都不能说出来,这该有多窝囊。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向前走着,连一个回头都没有。
有时候也会说,我们是廉价且没有追求的人,对上眼就一起过,给票子就给上,其实不然。但我在这里不想解释,我们的这套理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。我们之间的情爱在法律上不被承认,也就只能如...

随笔

我既已是这低浅泥潭之中的困鱼,就从未想过再去拼命摆动身躯跃出险境,只是任凭时间流逝也不再多加挣扎。只盼有缘人能将我救赎,逃脱此境。命数天定,生死由它。
殊不知,我所希冀的命运,只不过是我这个自命不凡的堕徒的妄想罢了。

守林人(重修3)

9.29
守林人
今年的林子也入了严冬,枝头上还挂着大片枯叶,这几年都没望见雪的影子。
守林的老头站在破旧的砖房外,手掸了掸帽子上的灰。老头想,真是委屈了这片林子。他叹了口气,手颤抖着弯到了背后,拖着脚步进了林子深处。
老头一直都是孤身一人,他本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,没人知道为何他会来守林,而且他很少出林。这片林是老头唯一的亲人,翠叶清溪,煦风细雨,都是深爱着老头的。
他巡视了一圈回到了砖房,从房里推出张椅子,坐在大树底下阖眼歇息,才走一圈就快使不上劲了。他觉得自己快撑不起林子了,靠着椅背小声问门前的老树,那可该怎么办?可回答他依旧是窸窸窣窣的风声。于是他走出了这片住了几十年的山林,去找村里头的干事。
可这...

随笔(昨天的扩写)

9.26
我的父亲是一位朴素老实的普通人。
曾经也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,只不过也被命运击垮地一塌糊涂。
他的人生很普通,上学,工作,结婚,生子。
他的人生很平常,志趣不合,辞职;相性不合,离婚。
一个晚上,我的奶奶悄悄去了阴间。可我父亲却没在我面前落一滴泪,我在心里责怪他无情。可他在之后很久,听的歌都是和母亲有关。
他说:“你听,这首歌是我最喜欢的。”说完便唱了起来,捧着手机笑的跟和孩子一般。我不知道他是否想到了那个始终孤身一人的女人,但总该是想到了什么。
我的父亲结婚很晚,三十多岁才结婚。如今他也快过而立之年,还有多久的人生也无从得知。等我真正独立也还有几个年头,什么时候才能让他真正停下来歇息会儿也不是定数...

随笔

9.26
流浪诗人到了一个小镇上,在小镇前的风车旁邂逅了女孩。女孩也在远处望见了他,正好风吹过,女孩散落的长发飘起,她笑了,眼里盈着光。
流浪诗人爱上了女孩。
流浪诗人在入夜前走了,女孩在风车下看着他走远,才回小镇。
日夜交替,小镇坠入了夜。
万物归一,天地和谐。
女孩,睡去吧……
又是一个轮回。

我在贴吧看见这张图就想写同人啦。
不知道是哪位太太,有没有人能告诉我——

        影山已经和日向同居的某一日,两人满身是汗地从球场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刚一进门,影山揉了揉日向翘起来的头发道:“先去洗澡。”
        日向拍掉影山的手,红着脸嘟着嘴道:“知道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洗完澡后,日向立马霸占了电视...

【影日】无题

第一次写影日啊……ooc是肯定有的√

        “只要有我在,你就是最强的!”
        那个日向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地宣言说着,理所应当地露出了笑颜。

       夜色已深,云层却未遮挡住明月,清辉洒了一地。比赛结束的当日,像是早就约好一般,影山和日向自然而然地告别了其他队员,一同回家。
        日向推着自行车...

微博@甫四_ 同人原创都在努力

© 甫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